高薪招聘迪士尼员工实为 填张表格即被拉去体检(二

高薪招聘迪士尼员工实为 填张表格即被拉去体检(二

  绕了一大圈,“经理”终于谈到“正事”:由于招聘过程中并未收取介绍费,“经理”自称报酬主要来自人员入职后单位给予的招工“代理费”,而这笔“代理费”,单位需要两个月后才会发放。为大家能稳定入职,“经理”称受单位之托向大家收取每人500元的“岗位稳定金”。一听又要收钱且数额不小,人群中有些骚动。“经理”称这笔钱会在入职两个月后,由单位在发工资时一并返还。

  车上,记者认识了江苏淮安来沪求职的40余岁田先生,他应聘的是“东方明珠保安”,巧的是,他的报到地址和记者一样。于是两人相约结伴。8月5日10时,记者和田先生从松江启程,11时半赶到浦东秀沿站2号出口。记者致电“朋经理”,对方让记者稍等,称“马上有人来接”。

  在求职者集合的绿地伯顿广场里,也有一个“面试点”。这个“面试点”门牌显示为绿地伯顿广场“45号210室”,从门口玻璃往里看,里面贴着“企业招工中心”的字样。记者推门进去,发现求职表格、安贞医院的单子一应俱全,套“一模一样”。记者当场对方的求职,一名黄衣女子:“我骗你钱了吗?你瞎说什么?”

  知道上当后,田先生当即返回松江去退钱。当晚,他给记者打来电线元“岗位稳定金”只退到200元,剩余300元以“名额费”的名义被扣;至于其他费用,则是一分不退。

 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,期间记者不断催促“朋经理”。近12时,“朋经理”终于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,提示记者乘坐公交川航专线,前往黄楼站下车后再找一名“孙经理”参加“面试”。明明是报到,怎么又面试了?一会“朋经理”,一会“孙经理”,记者究竟被转了几次手?

  仔细端详这张“入职报告”,短短20余字的一段话,“报到”两字始终没有写对,一会是“报告”,一会是“报道”,语句也不通顺。拿着单子,记者坐上了此前来的苏牌小车,返回松江新城站。离开绿地伯顿广场前,开车的红色汗衫男子又厚着脸皮问记者讨要10元停车费。

  这番讲话结束后,在广场上停着的几辆车的引擎盖上,六七名男子有的掏出POS机、有的拿出收据本、有的打开手机支付宝,向大家收取500元“岗位稳定金”。记者站在一旁观察,掏钱的大约有一半人。记者付完500元后,换来一张写着“稳定金”字样的收据。凭这张收据,记者又被领至广场东侧的一处偏僻角落,进行所谓的“岗位分配”。

  记者留意过上述每个“面试点”,均有4名女性和几名男性。女性负责在网上更新信息、浏览简历,并通知求职者前来面试,而几名男性则负责开车接送求职者。还有至少10余人专职负责在绿地伯顿广场扮演人事经理,待求职者汇聚在一起后,骗取整个过程中最主要的收费“岗位稳定金”。从各个点通知求职者面试、填表、安排体检,隔天再将求职者聚集到一起统一行骗,整个招工犹如“流水线”,人员分工细致,已有团伙模样。记者粗略算了一算,整个团伙每天的收入少说有五六万元之多。希望劳动监察、等部门尽快出手,端掉这个招工行骗团伙。

  在公交“秀沿环桥”站,记者一行坐上川航专线站后,到达“黄楼”。再致电“孙经理”,他提示记者沿川周公往西走,在黄楼社区委员会西侧的小弄堂再向北,走到底就到了。按照提示,记者一寻找。这是藏身于一片农村房子中的一个闲置厂区,厂区最里侧,高大的厂房被成3层楼的出租屋。厂区东侧有一个食堂,牌子上还写着“迪士尼保安集合处”。

  岗位分配处,一名男子坐在一套藤制茶几前,茶几上摆着几叠“入职报告”(记者猜测应为“入职报到单”)。这一张张“报告”上,署名都是“人事资源部”,但报到地址各不相同。将收据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男子后,即能换来一张“入职报告”。记者应聘的是迪士尼保安,在拿到的单子上,报到地址写着“轨交11号线号口”,并附上一名“朋经理”的电话。在拿到单子前,记者又再次被索要了50元资料审核费。到目前为止,记者已先后支付了780元。

  见人到得差不多了,黑衣男子起身,吆喝大家在楼梯前排成三排。他拿着厚厚一叠身份证,一一点名并询问应聘职位。记者留意到,大部分人应聘的均是迪士尼的各种岗位。点名中,七八人因岁数较大等原因被剔除出列。一名自称是“人事经理”的白汗衫男子走到楼梯上开始讲话。男子时而故作深沉,提醒大家要注意没有犯罪记录,否则“一旦被查出,后果很严重”;时而又高亢激扬,声称今天一定会帮大家安排岗位、分配宿舍;时而又故作,提醒大家去新单位报到后,不要“玩花样”……

  到此为止,记者已明白松江这个求职的“操作模式”:以各种并不存在的高薪职位骗来求职者,再以体检费、车费、复印费、岗位稳定金、材料审核费等各种名义收钱;收完钱后,随便给求职者提供一些劳务代理公司的地址,将求职者打发走。求职者根本不可能找到的高薪职位;即便求职者回来退钱,行骗者也准备了应对方案。

  9时,最后一波求职者被从伯顿广场写字楼内带了出来,此时广场上人数已过百。

  一听记者是来应聘保安,食堂里正在吃饭的食客示意记者前往出租屋6号楼301室。厂房的出租屋垃圾遍地、污水四流、异味扑鼻,记者硬着头皮爬上铁楼梯,敲开301室的门。这是某“人力资源公司”的一间办公室,见记者和田先生应聘保安,“孙经理”端详两人后称“没有适合你们的工作”。记者提出刚刚缴纳了近800元的各种费用,“孙经理”脸色一变,大声呵斥:“你交多少钱和我无关,我也不认识松江的人。”末了,他说,自己的确代理一部分迪士尼的保安职位,但招聘是公开且没有任何费用的,相关信息网上均有,他从未委托过松江的人代为招聘。

  和一般的边黑职介不同的是,松江区的这些黑职介规模之庞大令人咋舌,仅从8月5日绿地伯顿广场上聚集百余名的求职者来看,在松江区域至少有七八个所谓的“面试中心”。为了印证,记者根据赶集网上的多条迪士尼招工信息一一发短信应聘,反馈来的面试地址竟各不相同,分别有荣乐东建设大厦附近、松江加工园区附近、松江汽车东站附近、乐都286号等。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